Global Site

長城汽車魏建軍:做氫能必須有耐心 做車企必須闖國際

新聞分類:媒體新聞
更新時間:2019-06-04
分享:

“如果想要活下來,自主品牌就必須高端化,全球化就必須要走。”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的一席話振聾發聵。兩個“必須”,更是道出了其走自主創新的決心,以及尋求全球化發展的雄心。

從中國SUV細分領域的王者,到探索海外市場的積極分子,長城汽車在創新和轉型的道路上不斷尋求突破。面對行業低谷,魏建軍深信,危機就是價值。“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大力推動變革。在三至五年之內,長城汽車可能將迎來更快速的發展。”

破局:“在低谷期發現不足”

經歷20多年的快速發展后,2018年中國汽車產業出現新的拐點。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汽車行業產銷量分別達2780.9萬輛和2808.1萬輛,同比分別下降4.2%和2.8%。這意味著,中國汽車行業在過去20多年來首次出現下滑。

作為國內汽車行業的標桿,長城汽車也有所波及。長城汽車2018年年報顯示,全年實現營收992.3億元,同比下降1.92%,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38.9億元,同比下降9.53%。

為此感到擔憂的人不在少數,而魏建軍卻是另一種想法。“中國汽車市場已經經歷了20多年的持續上漲,現階段的這種調整,我認為是正常的。”在魏建軍看來,中國汽車市場增速快、潛力大,“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市場”,但同時也是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而充分競爭的市場都具有周期性。

魏建軍表示,在市場低谷期,長城汽車建設了更有效的機制,對組織建設進行了調整。也正是在這期間,長城汽車全員上下切身體會到公司的不足。

“這兩年行業的整體低迷對我們十分有價值。只有看到自身的缺陷,才能制定更有效的未來戰略。”魏建軍感嘆,“在形勢好的時候,我們推動變革的力度比現在還大,但是很難推動。盈利好的時候,我們往往看不到問題,盈利差了之后,才會促使我們加快變革的速度。”

長城汽車變革的“刀子”,主要落在了公司的零部件板塊之上。20年來,零部件板塊給長城汽車帶來了巨大的價值,但時機一到,長城汽車還是決絕地選擇了自我變革。“現在零部件變成投資管控,管得更少一些、更專注一些。這樣,長城汽車就能更加聚焦整車業務,并為零部件公司走向市場建立更有效的機制。”魏建軍解釋。

除此之外,長城汽車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在于品牌。“做品牌不光是打廣告,而是通過產品傳播一種文化,一種精神,或者一種生活方式。我們要考慮的是,產品能不能給消費者帶來自豪感。”魏建軍斬釘截鐵地表示,“我們缺乏品牌方面的專業知識和經驗。今后,WEY(長城汽車四大子品牌之一)要傳播的是精神層面以及生活品位方面的內容,是生活方式。”

逆勢找出路,借勢破舊局。長城汽車目前在內部各個領域都建立了一定的機制,研發、生產都要變革,變得更加有效。通過推行業績激勵,把工作人員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包括,讓內部變得更放權、更市場化。

自主品牌高端化,也將是長城汽車推進變革的著力點。“外資品牌并不會放棄低端市場,如果想要活下來,自主品牌就必須高端化。”在魏建軍的規劃中,長城汽車仍將專注于SUV和皮卡,堅持做精、做專的思路,持續提升自主品牌的國際地位。

擴局:“做氫燃料動力系統供應商”

近期,氫燃料汽車產業成為熱門話題,魏建軍對此卻有冷思考。“氫燃料不應該這么熱,大家應該更理性地看待氫燃料的發展。”

從產品制造的角度來看,魏建軍認為,造氫燃料車比造電動車更清潔。他同時表示,目前氫產業仍存在難點,主要體現在產業鏈尚未完善。“氫產業需要我們有耐心,不是說有了氫燃料動力技術,就能把產業做起來,這是一個產業鏈的概念。這個產業的熱度其實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氫燃料車比電動車打造起來難度更大,氫產業鏈培育距離成熟還比較遠。”

在魏建軍看來,氫燃料更適合在商用車上大規模應用,比如卡車、商務車、客車和城市運營公交等,而且只有批量生產,才能把成本降下來。

基于此,長城汽車在氫能方面的規劃更顯開放——將長城汽車打造成更中立的氫燃料動力系統供應商。這無疑是一個站在新能源時代高度來考慮產業勃興的大格局者,開放包容,有容乃大。

為何開放這一成果?一句話,降成本。魏建軍表示,長城汽車的氫能產業并非只為旗下汽車開發專屬的氫燃料動力系統,因為如果專為自己開發使用,成本很難控制下來。而開放的目的就是要使氫能產業通過量的增加,促使產業鏈不斷完善,將成本降下來。

理性、謹慎向來都是長城汽車的風格。正如長城汽車近年來進軍電池產業,魏建軍經過審慎抉擇,看中了行業發展的機會窗口。“長城汽車進入電池領域的時候,這個產業并沒有完善,我們自己做了深入研究,開發了新的技術、新的模式。當電池的技術更好、成本更低、壽命更長、安全系數更好、能量密度更大的時候,我們就能發起挑戰。”

在長城汽車宣傳墻上,圖文并茂地展示了公司在氫能領域的斬獲:目前已率先建成了國內首座大型氫能、燃料電池汽車關鍵組件綜合型研發中心。該中心于2018年6月開始初期運行,建設投資約5.7億元,包括主體綜合試驗中心和液態加氫站,具備高壓儲氫瓶及燃料電池試制能力,在儲氫安全性、燃料電池、整車性能等領域具備120項檢測能力。

“動力電池和燃料電池,將來一定會普及。整個產業鏈在沒打造完整之前,想象的空間非常大。”魏建軍認為,未來,受排放問題影響,對發動機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成本就會上漲,而隨著電池技術發展得越來越快,產業鏈就能越來越成熟。從極限推演來看,魏建軍預測,到2025年兩者的價格就能持平,屆時氫燃料乘用車將比大型電動車更具競爭優勢。

謀局:“全球化道路必須走”

從出口第一輛汽車至今,長城汽車已走過20余年。在探索國際市場方面,長城汽車近來呈現出不遺余力之勢。

2019年是長城汽車發力海外市場的關鍵之年,目前看,長城汽車今年在海外市場的開拓已顯露成效。4月份,長城汽車共出口新車6459輛,同比勁增35.64%。今年6月初,中國汽車企業海外首個全工藝整車制造廠——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將竣工投產,同時長城汽車首款“全球車”哈弗F7將下線并于俄羅斯上市。

魏建軍表示,近兩年長城汽車一直在倡導全球化,對于一家汽車公司來講,沒有全球化是不完整的,風險也是很大的。所以,全球化將是長城汽車未來的發展方向,也是未來持續盈利必然要走的方向。

“全球化必須要走。只有走出去才有希望謀求更大格局、更為長遠的發展。”談到全球化,魏建軍的態度格外堅定,“從企業價值而言,如果不是全球化的公司,中國自主品牌的企業文化價值、商業價值、品牌價值都不會太高。其次,從抗擊風險、持久發展角度考慮,國際化也是必然出路。”

魏建軍的態度,其實已成為中國制造業優勢企業的共識。從美的集團到福耀玻璃,從格力電器到安琪酵母,都用全球視野謀篇布局,以開放的姿態尋求可持續發展之路。美的集團因為很早就積極開拓全球市場,成為了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家電巨頭。因此,美的集團的投資者名單中,境外投資者比例甚至超過境內投資者。安琪酵母早在2007年就開始考察海外項目,如今已經嘗到國際化甜頭,2019年正籌謀建設第三個海外基地。

今年初,長城汽車定下了一個目標,提出了“5-2-1”全球化戰略,即用5年時間,年銷量達到200萬輛。其中,200萬的銷量目標是國內外市場相加的綜合,海外市場被寄予厚望,銷量占比預期在30%至40%。

“我認為,真正的好公司并不是在中國做的范圍有多大,而是有非常合理的全球化布局。”魏建軍表示,“不過,由于人均保有量并不高,中國汽車市場依然會是最大的,市場依然有潛力,也只有依托于這樣一個好的市場,才能做好全球市場。”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