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te

為什么長城的國際化戰略 比大部分中國品牌高明

新聞分類:媒體新聞
更新時間:2019-09-18
分享:

長城在零部件這方面還是做得比較扎實,實際上你們沒看到我們沒來的那些,我們連車身的模具,所有的模具都能做出來,裝備非常先進,在國內模具行業第一第二肯定不是我們,我們沒有那么大的規模,我們能排到前四,質量應該是第一。

基本上我們要開發一款車,不需要出保定就能干了。”在德國法蘭克福車展上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魏建軍輕描淡寫地說。雖然經過一整天的發布會和訪談安排,這位長城汽車的掌門人神態略顯疲憊,語速也明顯放緩,但是言語之間依舊能夠感受到滿滿的自信。本期《車市新知》,我們就來聽魏建軍董事長,講講長城汽車的國際化戰略。

上一次和魏建軍董事長面對面坐下來聊天還要追溯到2016年春天,彼時哈弗H6還是長城汽車的當家花旦,剛剛推出一款旨在吸引年輕用戶的Coupe版車型,而WEY品牌則破繭欲出,于同年11月正式發布。時至今日我才知道,2016年初處于醞釀之中的,除了WEY品牌,還有多個全新的子公司,它們的經營范疇,覆蓋了從車身沖壓模具、車身電子電器、座椅、車燈,到燃油和新能源動力總成、動力電池等等幾乎所有生產一輛汽車所需要的配套業務。

連續兩次登陸法蘭克福車展”、“2021年進入歐盟”、“先進歐洲再進美國”等等“高光”信息在國內媒體中引發一輪輿論高潮,不過在和魏建軍董事長的訪談中,我聽到更多的,是為了降低成本而發展零部件業務”、“汽車市場低增長是新常態”、“全球化品牌才有競爭優勢”、“打造全球爆款單品”這樣的務實的話語。生存和發展永遠是一家企業的第一要務,“成為全球豪華SUV領導者”的品牌愿景之下,長城汽車有著一套穩扎穩打、“零存整取”的戰略部署。

 

 

首先讓我們來打開長城汽車的官網,數數在長城控股集團旗下有多少家成員企業。在這其中就包含了本次一同參加法蘭克福車展的四家核心零部件公司:蜂巢易創、蜂巢能源、諾博汽車、曼德電子電器。為什么下大力氣自建零部件供應體系,乃至將一個個車間獨立成為自負盈虧的企業?其實背后有一段“辛酸往事”。

發展零部件的初衷,要分幾個階段,第一階段我們有三個目的:降低成本、開發速度快、掌握核心(技術)’,為什么有這三個目的,因為我們的公司太小,供應商不帶我們玩,要帶你玩就特別貴,而且時間保證不了。”說起曾經的艱難時期,還是能夠感覺到這位保定漢子言語之間的些許無奈,“有很多東西都是被逼出來的,這些年我們都是事業部結構,后來就把它們都弄成公司了。”

 

細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四家參加法蘭克福車展的零部件企業之中有三家都是在2018年注冊成立,在2018年之前,這些零部件企業還被稱為“長城汽車xx事業部”。談到這些年的發展歷程,魏建軍侃侃而談:“長城在零部件這方面還是做得比較扎實,實際上你們沒看到我們沒來的那些,我們連車身的模具,所有的模具都能做出來,裝備非常先進,在國內模具行業第一第二肯定不是我們,我們沒有那么大的規模,我們能排到前四,質量應該是第一。我們基本上所涉及到的汽車模具的品類,全都有。自動變速箱的外殼,合格率超過國外的產品,發動機的缸體缸蓋模具都是我們自己做的。”高質量、低成本的零部件供應,曾經是長城汽車可望而不可得的軟肋,在“被逼無奈”之下,最終成為了長城汽車的一項優勢。

 

 

 

 

 

隨著產品線的擴充,長城汽車的零部件供應進入第二個階段:“體系內競爭不充分,機制并不健全,成本優勢就不太明顯了。完善機制,引入競爭,把他們分灶吃飯,這個階段是這幾年的階段,效果很好,他們進步非常快。他們以前連名字都沒有,都叫第幾事業部,現在都起了自己的名字,蜂巢啊諾博啊曼德啊,現在他們來長城是招攬生意來了。”魏建軍說起這些零部件企業就像在談論自己的孩子,他們已經羽翼漸豐,在國際市場競爭之中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而對于長城汽車來說,這些獨立的零部件公司是其全球市場戰略得以順利推進的基礎。

 

還記得在本文開頭部分提到的“高光”信息點嗎?相信各位讀者這幾天也在各大媒體平臺上看到了不少,但其實在本次訪談的現場,魏建軍并沒有像大家想象得那么“斬釘截鐵”,在我看來,他依舊保持著一位成熟穩重的企業家審時度勢的謹慎和理性:“進入一個區域和市場,也有運氣的成分,時期和時機,當然了(運氣)不能碰,有可能是等來的。”而從負責協調WEY品牌進入歐洲和美國市場的相關項目、同時也是WEY品牌動力控制系統設計和發動機控制系統總監的威納先生處我們了解到,長城汽車將以WEY品牌的身份進入歐洲和美國市場,并且在上述市場銷售的產品也已經有了明確的規劃。

 

 

 

誠然,歐洲和美國確實是兩個標桿性的市場,但它們對于長城汽車來說,更多的作用是幫助提升品牌價值。對于推進“國際化”這件事情的目的,魏建軍有著清晰的判斷:“國際化本身就是競爭力,量一上去,品類縮小,單品成本就有競爭力,另一個(好處是)國際化之后,品牌本身就是競爭力。”不管是進入歐洲還是美國市場,亦或是什么時間進入,長城汽車的最終目標是要提升競爭力,而達成這一目標的途徑無外是降低成本:“這些發達國家,尤其是歐美,就拿研發費用而言,我們的投入不超過4%,他們就得是10%,中國就有這個優勢,效率高。”

 

 

顯然,除了和高福利發達國家拼人力成本之外,長城汽車在謀求更大的競爭優勢,這就是魏建軍的“爆款單品”理念:“我們要形成更多的大單品,現在國內也叫‘爆款’,要做‘全球爆款’,如何將你的研發、生產、配套、物流、(銷售)網絡的效率提高到一個高度,單品實際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們搞了很多研究,會發現很不起眼的車,例如森雅(原型車為大發)的一款車,在東南亞賣17萬臺每年,17萬臺在中國(市場)屬于是明星(產品),大明星,那個車每年賣17萬臺,你想象不到,所以說你一定要國際化,國際化能把這些東西攤薄了。”

海拉克斯,這個皮卡,全球銷量52萬臺每年,咱們中國,把我們所有的(皮卡)廠家加在一起,干40萬臺,多少車你看,人家一個車,你怎么跟人家玩,玩不下去。所以只有通過國際化把這一個單品分散開來,南非、南美、東南亞,我們管它叫緊湊型皮卡,也叫中型皮卡,這個(級別的)車每年總銷量是300萬臺,各個品牌,300萬臺的量,所以說國際化是一個必須要走的路。”雖然某一個海外市場的體量都無法和中國匹敵,但是他們加在一起,在魏建軍看來,就是寬闊的藍海。

當低增長乃至即將到來的逆增長成為中國車市的“新常態”,“向上”和“出海”是中國品牌車企攸關生存的兩步走,長城汽車在2016年底發布WEY品牌,率先完成“向上”的一步,與此同時國際化的步伐也在逐漸加快。“有特征的,凡是大國汽車都做不好,凡是小國汽車都做得好,你看美國大,他們的汽車做不好,德國不大,德國有好幾家成功的車企,因為他們不依賴國內,這就是辯證地看。”魏建軍如是說。

如果有朋友仔細看過我在上文放置的那張長城汽車官網截圖,就會發現,里面除了很多獨立的零部件企業之外,還有哈弗汽車南非公司、哈弗汽車澳大利亞公司、哈弗汽車美國公司、俄羅斯哈弗汽車制造公司等等分布在全球各大洲的子公司,他們是長城汽車埋下的種子,承載著長城汽車在“新常態”市場態勢下的未來。

 

 

放心了”,參加完魏建軍董事長的訪談,這是我心中涌現的第一個感覺。古人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在長城汽車和WEY品牌等待“運氣”的同時,獨立運營的零部件企業先行一步夯實基礎,在國際市場中磨練和提升,待到時機到來,開拓整車市場就變得水到渠成。相信各位讀者看到這里,能夠體會標題中“零存整取”四個字的含義。祝愿長城汽車的“爆款單品”早日在全球各個市場開花結果,對于長城汽車的國際化進程我們也將持續關注。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