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te

筑起我們的汽車長城

新聞分類:媒體新聞
更新時間:2019-10-09
分享:

“最重要的是感謝改革開放政策!”從1984年接手一個默默無聞的地方汽車改裝廠,到今天成為屹立在全球一線的SUV民營車企,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說:“長城汽車面向未來、面向全球化、面向國際化市場競爭的技術的儲備已經遠遠大于我們企業的規模。”此言凸現長城汽車參與未來競爭的底氣,以及SUV第一品牌創造者的骨氣!

70周年國慶前夕,網上車市再次趕赴長城汽車保定總部。



和上次參觀的工廠生產車間、技術中心不同,這次長城汽車更讓我們走進了蜂巢能源技術中心以及氫能技術中心——這些堪稱世界汽車工業技術尖端的研發部門。這里,我見到了長城汽車過去多年積累下的底子,包括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氫能源以及動力電池等技術。

在此次來訪的半個月前,法蘭克福國際車展,長城將蜂巢易創、蜂巢能源、曼德電子電器、諾博汽車系統四大子業務單元首次帶到強手云集的國際舞臺。“產業鏈出海”,這是繼整車出口、海外建廠后,長城汽車參與國際化競爭的一個新跳躍,新方向。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則是這一戰略的謀劃者。

如果說過去“聚焦,少就是多”的經營哲學,造就了長城(哈弗)這個中國最具價值的汽車品牌。那么如今,隨著企業羽翼漸豐,始終充滿憂患意識的魏建軍則試圖深挖護城河,讓長城更加充分地參與產業競爭、國際分工,進而謀求更高質量、更大體量的發展。




1.    技術儲備規模遠大于企業規模

無論是法蘭克福車展上長城系零部件企業的集體出海,還是近年來9速濕式雙離合變速箱、38%高熱效率N20系列發動機等一系列技術成果的展示。都讓全球汽車業的行家里手們們重新審視長城,這個“摘掉SUV、皮卡企業標簽,帶上技術興企的新帽子”的中國民營車企。

長城汽車在各種技術的儲備已經遠遠大于我們這個企業的規模。”對于技術,魏建軍有著一份樸素的認識,“長城這種民營公司的體制特點,決定我們天生就有一種危機感,急切渴望以技術超前夯實企業發展的根基。新能源、自動駕駛、智能網聯技術等等都不愿意錯過。我就覺得干汽車的核心必須要有獨門的技術優勢,什么東西都不愿意落后。”




隨著近年來隨著新一輪產業革命的到來,長城汽車在研發方面更為重視,在重點研究領域持續以“過度研發”的標準進行投入。根據規劃,未來五年長城汽車將投入300億元人民幣,打造全球化研發體系,在在氫燃料電池為標志的新能源、主被動安全技術、智能互聯、自動駕駛等方面形成領先優勢,保障旗下產品保持長期市場競爭力。

方興未艾的新能源技術方面,除了我們熟知的WEY品牌插電混動車、歐拉品牌純電動車、蜂巢能源動力電池,長城在氫能源方面在中國汽車業邁出了最大的研發步伐。我們此次參觀的氫能技術中心,就是長城汽車新能源技術領域的最新成果。




世界動力電池技術的競爭,中、日、韓已經走前行業前面,我們已準備在歐洲建電池工廠。”魏建軍表示,“氫能源方面我們在加快布局,長城吸收了很多德國、英國、美國、韓國的專家加入我們的研發團隊。在德國的長城研發團隊,資金和人才的雙向投入,保障我們可以做到業界技術領先。 

首個加入國際氫能委員會的中國車企——這一身份已經證明了長城在氫能源技術方面的實力。目前,長城在氫能源領域已經實現了系統化的布局,未勢能源是當前長城氫能源業務主體,涉及氫燃料電池系統(商/乘用車)、液氫工程包、電堆開發、系統測試、整車測試、零部件測試等領域。


在長城保定總部的氫能技術中心,工作人員向我們展示了囊括制氫、儲氫、運氫、加氫的一個模擬使用場景。這座建于2016年,總投資5億元的氫能技術中心,是國內首座覆蓋氫燃料電池汽車整套測試及試制能力的氫能中心。技術探索涵蓋材料分析、燃料電池試制線、燃料電池試驗、儲氫系統試制線、儲氫系統試驗五大子技術中心,其中包括國內第一座105MPa高壓氫氣循環測試臺、6軸儲氫瓶纏繞機、國內第一個燃料電池動力系統測試臺架和液態儲氫加氫站,后續長城還將追加10億元的二期投資。另外,長城還修建了氫能測試中心,為后續的氫燃料車的應用打下基礎。

實際上,今年上海車展上,長城旗下的未勢能源科技帶來了85kW乘用車燃料電池系統、30kW燃料電池系統、全新一代全功率金屬板水冷電堆模塊、低成本的型/型儲氫瓶、高集成度的70Mpa高壓儲氫瓶閥等一系列氫能源技術成果。不單在國內,尚屬首次,而且在世界汽車領域也進入領跑的頭部方陣。



對于純電動、氫能源動力發展路線圖,魏建軍有自己的認識:“純電動有著天然的續航短板,未來純電動車更廣泛的使用場景應該是在城市。而沒有里程焦慮、零排放的氫能源由于成本問題,以后應用在商用車、中大型乘用車方面會更好,不適合小型乘用車使用。長遠地看,兩者之間應該是互補的關系。我們打算2022年冬奧會時建一支氫能源車隊。”

另外,在魏建軍看來,氫能源清潔能源的是終極解決方案,隨著氫能源技術的不斷成熟,未來氫能源必然會有更廣泛的用途,甚至會改變人類能源使用結構。從這個角度看,長城汽車未來不單會是個氫能源汽車供應商,其也將成為氫燃料動力系統供應商。

2.憶當年 沒資質就調轉船頭

在國慶七十周年慶典前夕,回顧長城的成長之路,讓人對長城及其魏建軍情懷和智慧肅然起敬。

1990年,魏建軍正式接手長城汽車的前身——長城汽車工業公司。

執掌長城前兩年,借著之前改裝車留下的底子,魏建軍找到了定制冷凍車、石油用車等專用車的新路子,很快這個曾負債200多萬的企業開始扭虧為盈。不過,魏建軍心里比誰都明白,改裝車、專用車只能讓長城度日,要賺大錢還得走造車這條路。

1993年,長城汽車靠著之前改裝車業務的技術基礎,攢出長城第一輛轎車。為什么說攢呢,底盤是從石家莊汽車廠的,發動機是新晨動力的,變速箱也是買的……盡管如此,長城汽車還是在當時那個轎車供給匱乏的時代獲得成功,10萬元的售價更是比動輒20萬元起步的桑塔納便宜了不少, 一時間長城轎車風靡東北市場。

然而好景不長,一年后《汽車工業產業政策》的出臺,對興起僅一年的長城轎車產生了毀滅性打擊。上不了生產目錄的長城就此“告別”轎車業務,直至2007年才獲得7字頭的轎車生產資質。

不過,和吉利死磕轎車謀出路的做法不同,魏建軍先后將目光投向皮卡、SUV,當然這也在客觀上造就了當前長城汽車在SUV、皮卡領域的聚焦。

 

1995年,魏建軍在美國、泰國市場進行調研,他發現長著轎車腦袋、貨車身子的皮卡在這些地區極為暢銷,這似乎是個不錯的發展方向。旋即,魏建軍回國考察皮卡市場,當時國內皮卡普遍價格高、技術落后,而且都是市場能力差的國企經營,魏建軍斷定:皮卡肯定是門好生意。

很快,1996年3月長城第一輛皮卡迪爾(Deer)正式下線。很快,這款價格僅6,7萬的產品吸引了不少個體戶、萬元戶的青睞,此外當時國家對民營企業購買轎車的政策限制也讓長城皮卡開辟了一片新市場。至此,長城開始正式走向主流車企行列。

政策虧欠長城的東西,市場會用另一種方式進行“補償”。沒人會想到,這種補償將會是無比的豐厚。一定程度上,長城今天的成功可以視為:“沒有轎車生產資質的長城汽車,或許會讓中國失去了一個中小規模的轎車企業,但卻能換來在國內SUV、皮卡市場的絕對話語權。

3.競爭是“衣食父母”

20世紀末,企業做大了,這時的魏建軍卻變得焦慮起來。擺在長城汽車面前的現實是,過去皮卡生產所需的發動機、變速箱等主要零部件基本都是從外邊采購的,萬一哪天被卡住脖子,長城汽車如何繼續前行?

這種擔心不無道理,1999年同屬保定的國營車企中興由于經營不善被華晨收購,這意味著長城和華晨將形成直接競爭關系,未來或許會劍拔弩張,而華晨控股的新晨動力一直向長城汽車供應汽車生產的心臟——發動機,雙方關系任何微妙的關系都可能會讓長城面臨災難性的境遇。 

這讓充滿危機感的魏建軍認識到全產業鏈經營的重要性,這時的他做出一個極具戰略眼光的決定,即通過購買德國、美國先進的生產設備自建發動機工廠——長城內燃機制造有限公司,這也是今天蜂巢易創科技有限公司的前身。不僅如此,魏建軍還在變速箱、底盤、車飾甚至車用空調等主要零部件業務領域建立合營公司。而為了保障在這些公司中的話語權,長城汽車堅持每個都拿下不低于51%的股份。

與此同時,為了防止固步自封導致零部件競爭力下降,魏建軍更是引入第三方供應商與長城系的供應商進行競爭,盡可能地保障使用到長城汽車上的零部件達到業內領先水準。這種做法與互聯網巨頭騰訊的養蠱策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對此,魏建軍有著一份獨到的見解:“長城汽車真正地把競爭對手引進來跟我們內部做競爭,保障內部的經營活力,當然我們的零部件企業也做一些外部的業務,現在一些車企就在用我們的柴油發動機。打個比方來說,競爭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縱觀整個行業,過去跨國車企比如豐田、通用、日產等,他們在某個特定的發展階段都擁有一批“自營”的零部件配套企業,后來在經營過程中就逐漸剝離出去,讓其自力更生。

而今天的長城汽車,和這些跨國車企一樣,只是不同時期的同一類企業而已。如今幾個主要的、擁有獨立生存能力的長城系零部件企業已經從整車生產公司剝離,比如這次以獨立經營主體身份參加法蘭克福車展的蜂巢易創、蜂巢能源、曼德電子電器、諾博汽車系統。對于這種模式,魏建軍稱其為“分灶吃飯”。

4.長城汽車成功抵御市場寒冬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現在回過頭看長城汽車走過的發展之路,盡管當年離開轎車業務,進軍皮卡、SUV領域的長城頗有一番無奈,但這樣的產品體系卻也讓長城汽車“完美”地規避了合資品牌在轎車領域對自主車企的降維打擊。

2003年合資潮來臨,為了市場,那些擁有技術、品牌雙重優勢的合資企業開始放市場下沉,壓低價格,對此主營轎車的自主車企幾乎毫無招架之力。自此,“合資進自主退”的轎車格局全面形成,時至今日,自主品牌在轎車領域依舊處于絕對的弱勢地位。

長城汽車,則在SUV、皮卡這種在當時幾乎與世無爭的細分市場努力前行,賽弗、賽影、H5、H3、風駿皮卡,靠著這些產品,魏建軍不斷蓄力。終于,在2011、2012年SUV藍海來臨之際,長城憑借過去多年聚焦SUV的底子,迅速鋪開產品線,針對不同細分市場推出極具競爭力的車型。

其中明星產品哈弗H6更是連續超過75個月,拿下中國SUV市場的銷量冠軍。截止今日,長城旗下的哈弗品牌SUV累計銷量已經接近550萬輛,這種在特定市場條件下形成的巨大體量注定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與此同時,面對持續升級的汽車消費市場以及風云突變的競爭格局,近年來長城汽車開始持續深挖護城河,打造出哈弗(專業SUV品牌)、WEY(SUV豪華品牌)、歐拉(電動車)、長城皮卡四大品牌體系,用差異化的定位盡可能多的搶占細分市場。其中兵分兩路的哈弗品牌更甚,通過H/F系列搶占不同細分市場。

如此,長城在其所能觸及的價格帶建立“密不透風”的產品體系,事實也證明這樣的布局擁有極強的市場抗風險能力。在當前整體乘用車市場持續下行的大背景下,長城1-9月份實現了624,094輛的新車銷量,同比增長5.79%,成為今年自主規模車企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一家。

另外,近年來長城汽車更是加速在海外市場推進的步伐,比如6月份在俄羅斯建立整車工廠、法蘭克福車展宣布兩年后進入歐盟等,如今的長城正在一步步向國際化車企的目標邁進。就像魏建軍說得那樣,“走出去”是實現品牌價值的必經之路。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软件